「青岛故事」老青岛的退休生活:我想用这笔画尽青岛的美


视频加载中...


【青岛新闻网独家】

(文/丁淑华 视频/徐斌)

大抵是诗画相通,宋代词人欧阳修曾这样描绘山间景色,“朝暮晦明变化,四时之景不同,乐亦无穷”,在青岛,有一群“画家”也有相同的感受,他们穿行在青岛的大街小巷,画山画水,画天主教堂、八大关,也画静谧的崂山村落和少有人知的无名小巷。

“青岛永远都画不完,同一地点不同角度,清晨和午后、晴天和雨天,一年四季的景色都是不同的。”隋英今年57岁,7年前加入写生团,她告诉记者,写生团大多是退休的老青岛,每周有三四次约到一起写生,也没取团队名,彼此之间以“画友”相称,年龄都在60岁左右,最大的画友已年逾古稀。

「青岛故事」老青岛的退休生活:我想用这笔画尽青岛的美

他们曾是公务员、是工人、是服装店老板……是你是我,是青岛的建设者。如今这帮老青岛转变为城市的记录者,在街头巷尾,将几十年的情感倾注到一幅幅油画中,用另一种方式继续深爱着脚下的这片土地。

“路边写生时感受到美的瞬间,让我觉得人生走这一遭,值了”

不久前,青岛新闻网记者在中山路与肥城路交汇路口见到了正在写生的老青岛们,他们三五成群,正对着天主教堂选取好角度,安置下画架开始写生。

束之高阁的艺术创作搬到了街巷,自然是引得不少人驻足观看,连路过的小朋友也拉着妈妈的衣角喊:“妈妈你看,他们在画教堂呢。”

「青岛故事」老青岛的退休生活:我想用这笔画尽青岛的美

每当这些时候,隋英的心里就甜得像蜜一样,“我们出来写生,不为别的,也不去考究什么艺术流派,为的就是开心。”她说,人这一辈子,有一件可以享受其中的事不容易,很幸运,她找到了。在这个过程中,身边家人和匆匆路人的认可,让她手里的画笔握得更牢了。

「青岛故事」老青岛的退休生活:我想用这笔画尽青岛的美

比起隋英的锦上添花,路边写生这件事儿对退休工人李大爷来说更像是雪中送炭。大爷今年66岁,前半生历经了风雨,近乎失掉了对生活的热情,退休后,第一次接触画画的他仿佛打开了一片新天地,“以前糟心的事太多,哪顾得上看看这些风景。开始写生以后,我画崂山的海,画八大关的落叶,我看着青岛,心想怎么这么美啊,这些个美的瞬间让我觉得人生走这一遭,值了。”

「青岛故事」老青岛的退休生活:我想用这笔画尽青岛的美

他们把对岛城的热爱倾洒到画布上

“就说中山路吧,我们小的时候,经常在这周围转悠”,隋英停下手中的画笔,望着眼前这条老街,从前嬉戏玩闹、逃课逛街的场景仿佛就在昨天。

“要说印象特别深刻的事也不多,我的生活就是平平淡淡的,没经历过大风大浪”,隋英告诉记者,与室内画画不同,在外写生时她总是不自觉地回访曾经发生在这里的往事,虽然都是琐屑日常的平凡瞬间,但是也让她感到十分熨帖,这大概就是写生的魅力所在。一张张画纸,承载的不仅仅是风景,更有生活的烙印,回忆的余温。

「青岛故事」老青岛的退休生活:我想用这笔画尽青岛的美

“青岛这七八年的变化太大了,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好”,因为写生的缘故,这帮老青岛比一般人更敏锐地捕捉到城市的发展动态,以及这些变化对青岛人的巨大影响。相比回忆过去,现在的青岛更值得点赞,他们把对家乡的热爱倾洒到画布上,化作极细腻的色彩变化、构图布局,以独特的视角留下属于他们的岛城回忆。

「青岛故事」老青岛的退休生活:我想用这笔画尽青岛的美

“建设新青岛,我们这些老青岛也算是出了一份力”

“阿姨,您这画儿画得好啊,卖么,我一会来取。”

“好啊。”

隋英告诉记者,画儿画得多了,会送给亲戚朋友几幅,或者通过朋友圈卖出去一些,也有时候在路边,画还没画好就被直接预定,“好多外地游客当场就定下了,一幅路边写生的风景画,可能会成为他们青岛之行的独特回忆。”

这样想着,隋英将欢迎之情揉进了笔下的油画里,一并赠予游客。

「青岛故事」老青岛的退休生活:我想用这笔画尽青岛的美

近些年来,青岛正昂首阔步地走在建设开放、现代、活力、时尚的国际大都市的道路上,越来越多的游客来到青岛爱上青岛,在某个街角写生的老青岛们,也成了这座城市里独特的人文景观。每次路边写生,收到市民的认可和游客的点赞时,隋英总会想,建设新青岛,我们这些老青岛也算是出了一份力吧。

「青岛故事」老青岛的退休生活:我想用这笔画尽青岛的美

老青岛写生团在小港码头。

「青岛故事」老青岛的退休生活:我想用这笔画尽青岛的美

老青岛写生团在西陵峡路。

「青岛故事」老青岛的退休生活:我想用这笔画尽青岛的美

老青岛写生团在小麦岛公园。